墨砚【高三,集训中】

不是好人。
日常fo主。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风丸一郎太【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专注冷坑30年

【压切婶】看着我

cp是hsb

就是一个被hsb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小姑娘喜欢上他了的故事

没有文笔

ooc严重

大约是替身梗【?

以下正文——

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们大约都会有一种憧憬。对于英雄的,帅气的英雄的憧憬。

少女是被压切长谷部从战场捡回来的。

她一个人茫然的站在那个充满着血腥气息的,令人焦躁不安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家里人都已经死了,那么她呢?她该怎么办?少女沾着血液的秀丽的脸上浮现出了有些扭曲的神情——那是悲伤到了极点却无法哭出来的痛苦。

“啊……”少女因为长时间的逃亡而没有喝过水的干旱到发疼的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声响。

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有些巨大的,狰狞的怪物举着刀向她砍来。她有些绝望又有些解脱的闭上眼睛。

预感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少女只感觉到了温热的液体溅到她身上的感觉。她睁开了眼睛。

或许是因为在夕阳下,那个男人充满了血腥气息,但却又那么的迷人。

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杀光了那些怪物。直到那个男人收起了他的刀,走到她的面前。少女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酸涩间她似乎看到了那个男人露出了一种……随时都会哭出来的表情。

不过一眨眼就消失了,仿佛是错觉一般。

男人说话了,他的声音或许也因为长时间没有进水而有些沙哑:“您没事吧?”

少女注意到了那个称呼。

她张了张嘴,试图说话。

“……没事。”她说了以后自己都被吓到了,这么难听的声音居然是从自己的口中传出的。

“谢谢。”她不得不减少说话的字数,免得再使对方受到听觉上的摧残,也为了让自己的嗓子好受一点。

她不知道自己的那张沾满污渍的苍白的脸上有没有泛起红色,至少她是感觉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烧着。这是不礼貌的。她这么对自己说着。但是克制不住。她只好低头看向自己的脚。

然后她看到了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带着血渍的白手套。伸到了她的视野中。

少女眨了眨眼睛,确认身前的男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忽然咧开嘴笑了笑,这个动作让她的脸部肌肉有些抽痛。她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抬头看向那个逆着光的男人。

他是我的光。少女这么想着。搭上了那人伸出的手。

但是,他到底在看谁?

少女无疑是敏锐的。

这是她在这个本丸的第五天了。

她是中途接手了这个本丸。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回去了。这是那些付丧神们的说辞。

她没有问回到了哪里去。

直觉告诉她,他们没有说真话。至少,一半不是真的。

真真假假的事情她并不太愿意去想太多。

还不如做一个傀儡的好。

所以她选择当做自己看不见听不到,当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名为审神者的角色。少说多听多看。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她一直这么对自己说。

但是喜欢胡思乱想也是女孩子的特权。

那些大抵都是她自己乱想的。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了的:那把名为压切长谷部的刀,似乎在缅怀什么人。

透过她。

这个认知让她浑身发冷。

刺骨的寒冷。

她大约明白了那把刀为什么救她了。

但是,总归是要有些念想的。如果她还想活下去的话。

她想活的。

不管是为了什么。

但是她死在了那个本丸的第四个冬天。

那把她所倾慕的刀杀死的她,但她心甘情愿。

“在我暗堕之前,像之前杀死那个人一样,杀死我吧。”她在暗堕之际这么对她的近侍——压切长谷部说着。

暗堕让她原本秀丽的脸开始变得狰狞,猩红的眼睛里却透露着与往常一模一样的温柔。

她知道压切长谷部自身是无法下手的,但是却可以让他被迫动手。被迫,而非出于本性,是多么的温柔又那么的残忍。

她想要压切长谷部记住她,就算她只是其中之一的。

如同上一任审神者一样,她死在了他的刀下。

这一次,他总算是看着我了。

濒死之际,她模糊的看着压切长谷部,笑了。笑的十分开心,那是她第一次在这个本丸肆意的笑。

压切长谷部是痛苦的,为了她而痛苦的,真好。

她眼前看到了很多很多。

“看着我了吗?”

春天她坐在高大的樱花树上,这么问着压切长谷部。

“是的,主。”

骗人。

她没有说出来,只是对他说:“接住我。”

然后不顾一切的跳了下去。安全落地。

她蹭了蹭近侍的肩膀,有些孩子气的开心。

“真好。”她这么轻轻的说。

“主?”

她留恋了一会儿近侍的怀抱,然后让他放下她。

还有近侍关心她的样子……

虽然这些可能都是因为这张脸的缘故。

但是她却庆幸自己有这样的脸,因为这张脸,她遇到了压切长谷部。

这是爱吗?

对她而言是的。

最后的最后,你看着我了,真好。

她在弥留之际,说:“我……”

压切长谷部俯下身想要听清她在说什么。

不过却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死了。

跟前任审神者一样。

但是他大约可以猜到她想说什么。

这么多年,总该开窍了。

眼泪还是下来了,他擦掉眼泪,站直了身体,说:“我也是。”

然后,暗堕了。

对于他而言,他的主人已经死了。

其实他分的清楚的,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说。

一个不愿意多说,一个不愿意多问。

变成这样也是情有可原。

 ”

少女喝了一口茶,等待着小短刀们回过神。

她听着小短刀们发出的惊呼声,转动着杯子。

乱眨了眨眼睛说:“然后呢?”

她揉了揉乱的头,笑了笑:“一个暗堕,一个死亡。暗堕的结果无非就是那么两个,我也不知道他最后怎么了。”

“好了,故事讲完了。回去睡觉吧,不然你们的一期尼要找我谈人生了。”她挥了挥手,让那个在外面的近侍进来。

小短刀们有些依依不舍的走了。

“主……”付丧神的眼睛里透露着些许的悲凉。

“听到了多少?”她没有抬头看他,只是问。

压切长谷部顿了顿,最终还是如实说:“全部。”

她有些漫不经心的问:“然后?”

回答她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她有些酸涩的想着,她等了多久。

“现在,你看着的人,是谁?”她稍微推开了他,询问着。

“主……是您。”他那样的恭敬,又是那样的亲近。她信了。

兜兜转转,他还是看着她了。





这是一个写了将近十多天的脑洞,然后本来想要be的结果一个激动到了转世。

审神者是带有记忆的转世,压切长谷部是原来的一把。暗堕了没有错,但是他却是活下来了并又遇到了审神者然后he了。

俗套的故事,文笔也不好,如果喜欢请点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评论一下也好_(:з」∠)_

给你们小❤❤

最后占tag抱歉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