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砚【高三,集训中】

不是好人。
日常fo主。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风丸一郎太【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专注冷坑30年

【同人】等

这是一个在洗澡时想到的脑洞,不会很长。

就是一个等待的故事。

看多了被抛弃的付丧神们,想看看主动放走了付丧神们的审神者在本丸里等待的故事。

没有文笔,ooc严重

以下正文——





樱花开的很好,漂亮的花瓣雨随着风的吹动而缓缓落下。

虽然本丸里一直都是这样的。

站在树下的少女有些歪歪斜斜的带着一个面具,她抬头看着树梢,却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樱花美吗?当然了。天空呢?好看的。对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除了这里少了那些热闹的声音。

以往的本丸可不是这样的。以前的樱花树下会有次郎他们在喝酒,还会有小短刀们玩闹的身影,然后他们的太刀哥哥会很担心……

厨房里,田地里……现在谁都没有了。

明明是她自己放走了他们。

审神者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苦涩的笑。

惋惜着。

惋惜什么?

啊啊,又是一个人。

审神者伸了个懒腰,强打起精神,先去了厨房,她可是一老早就跑到樱花树底下了。

做完早饭,放在以往全是人的地方,轻轻的说:“我开动了。”眼睛莫名酸涩。

早饭是吃的有些痛苦的,鱼刺卡进了喉咙。审神者手忙脚乱的找醋,然后咽了一大口饭。

她拍了拍胸口,舒了口气,“差点以为要死了。”她这么嘲讽着自己。

吃完早饭,她去看了看自己种下的蔬菜。

田地很大,不过种的菜却并不多。还有些地方被种了马草。

“毕竟我只有一个人。”她蹲下身体,摸了摸生长良好的菜叶子。“不过万一有谁回来了的话……”她站起身,摇了摇头。

“唉,一天到晚胡思乱想。”她苦笑着说。

然后她除了些野草,去看了看那些马。

“真是难为你们了。”审神者摸着小云雀的头,又看了看其他的几匹。

然后喂了马草。

“不能上战场很无聊吧?”她一边清理着马窖,一边这么问着。即使不会有谁回答她。

“啊,对不起,忘记了你们不会说话。”审神者有些难过的抱了抱小云雀的脖子。

然后她先去烧水洗了个澡。感叹一下生活的不易。

“啊啊,真是累啊。”洗完澡的审神者又一次这么感叹着。

她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声响,她揉了揉自己还有些湿的头发。

想了想是吃饭重要还是睡觉重要,还是败给了自己的肚子,就跑去做饭了。

中午她没有烧鱼,早上的教训还不够吗?

又是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动静,就算是发出再大的声响也不会有人对她说,主君,注意仪态,了。

她才不会这么做了,这会显得她很傻,就算这个本丸已经只剩下自己与小云雀它们了。

而且,会更加寂寞的。

“吃饭的时候真痛苦啊。”她一边洗着碗,一边自言自语着。

“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吧。”审神者把洗好的碗放在柜子里,看着阳光这么对自己说着。

她跑去洗衣服了。

“歌仙以前一直用的皂粉在哪里来着?”审神者自己的皂粉已经用完了,她只好去找以前留下来的。

她打开了自己一直不太敢打开的房间门,里面已经因为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所以已经积了一层淡灰。

“如果歌仙还在的话肯定觉得不风雅吧。”她轻轻地笑了出声。心里倒是稍微轻松了一点。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个房间的目的。

东翻西找地总算是找到了……一大箱子的皂粉。

“没想到你原来是这样的歌仙。”审神者抱着一袋子的皂粉一边关门一边吐槽着房间的原主人。

审神者看着随风飘动的洗好了的衣物露出了点笑容,她摘掉了面具,把面具别在腰上,感受着下午的清风。

在审神者的发呆中又度过了一个下午。

“虽然我觉得晚饭吃不吃无所谓……”审神者一边择着菜,一边回想着那个一直在厨房做饭的人说的晚饭也是很必要的之类的话语。

想着想着又笑出了声,不过没多久笑声停下了,转而是一声叹息。

晚饭她做了点清汤面。

草草的吃完收拾完以后,月亮跟星星都出来了。正好是初三左右的日子吧,是一轮新月。

看着月亮,审神者垂下了眼帘,“去睡吧。”她的叹息被夜风吹散了。

又是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一天啊。

审神者给自己的一天下了这么一个定义。

日子一天天的过,审神者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成熟好看的女人。

本丸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其实也不是没人问她为什么不再开一个本丸,如果真的舍不得的话。

她说:我要是走了,他们正好回来了,没看到我怎么办呀?

她等啊等啊。

樱花已经不知道开了多少回了。

今天的审神者也是坐在树下。

已经满是皱纹的脸上也不需要什么面具了。

“已经没有什么人愿意看我这个老人家了。”

分结局一:今生【be注意】

到底,她还是没有等来他们。

迟暮的老人,坐在已经枯萎了的樱花树下,两个老人家都累了。

“老伙计,你困啦。”她背靠着樱花树,看着门口,笑着说,“哈哈哈,我也累啦。”

“一晃眼,过去这么久了。”

“哎呀,感觉我等不下去了。”

“真是过分呀。”

“唉……人真的是老了……”

“老伙计欸……”

“我也是困了啊。”

“就睡一下,就一下。”

“真的。”

“如果他们回来了,就叫我一声。”

“晚安啊,老伙计……”

她在睡眼朦胧之中仿佛看到了曾经的,热闹的景象。

她是笑着睡着的。

樱花树彻底枯萎了。

风把残叶吹到了审神者打开的窗前的书桌上。

书桌上摊开这一本笔记,新开的那一夜有句话写的很大。

——

今生只能到这里了,感谢我曾经遇到过你们。

结局一end






分结局二:来生【he】

其实付丧神们知道,过了这么久了,那个主人一定是死了的。

但是他们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的,回到了那个本丸。

本丸的樱花树已经枯萎了很久了。

樱花树是由审神者的灵力维持生机的。

那位宽容的主君大人,已经离世很久了。

不过他们却忽然都打算留了下来。

然后他们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间的积灰并不是特别多。他们主君的房间的窗一直开着,不知道为什么,窗前的那本笔记却没有因为风吹雨打而被破坏。

上头的残留的灵力让他们明白了,这是他们的主君所希望让他们看到的最为真挚的感谢与欢迎。

那句不会再被主君笑着说出的欢迎回来,全部被她写进了日记之中。

书桌上的日记堆的很高。

他们大约再也不会离开了。

政府派了个新的审神者过来。

这些付丧神很不满,甚至隐隐约约的有了暗堕的迹象。

不过,在他们看到那位所谓新的审神者的时候,都是忍不住眼泪的样子。

却是把那位新上任的年轻的女审神者吓了一跳。

熟悉的灵力。

就算容貌已经不再相同。

就算过了那么久。

他们也还是认出了他们的主君。

这次的政府,倒是做了件好事。

结局二end

————————————







有没有觉得很甜!!!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