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砚【高三,集训中】

不是好人。
日常fo主。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风丸一郎太【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专注冷坑30年

【主一期】不存在名字。

5.让我们吃点清淡的!

其实是我没有脑洞了。

我们这次不开车【认真脸

就是一个有关一期献身的故事【虽然看起来不像……

虽然献身但是没有车!有的话那也是假车。

【前言不搭后语有】

ooc严重,没有文笔。

小甜饼。

正文——

爱是什么?

一期一振爱他的弟弟们吗?当然了。

那么,他会爱着自己的主人吗?答案未知,但是他知道,若是无关情爱,那么他便是爱着他的主人的。

是的,无关情爱。

一期一振握紧了本体,又一次在心里这么想着。

虽然是这样,但是他在面对主人的时候,属于人类的心脏不停的跳动着,不是为了维持身体的跳动,而是更为剧烈的,仿佛下一刻心脏就会跳跃出胸膛的感觉,尤其是主人触碰到他的时候。

付丧神与审神者……真的可以吗?

一期一振闭上眼睛,感受着风的流动。

若是如同风一般无拘无束……!

不,不对,这样的想法……他猛地睁开眼睛,蜜色的瞳孔中倒映着天空。

可是大不敬啊。

如果……一期一振转过身,走向队伍,结束了这个时长不过几十秒的思索。

“如果……”剩下的细微话语被温柔的风带走了。

一期一振站在审神者的门前,有些踌躇。

“一期?”房里的审神者却是先一步决定了一期一振的去留。

“是的。”一期一振下意识的低头回应他的主人,然后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审神者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脸上带着令人有些心疼的自嘲的青年,审神者看着那个已经跪坐在地板上的青年,给他让了条道:“进来吧。”审神者回到了他的房间里,“把门关上。”

一期一振完成了他的主人的命令,然后在一边待命。不过,明明是自己打算试一试的。

审神者看向那个又一次不自觉走神了的付丧神,微微皱起了在神纸后的眉,开口打断了青年的走神:“一期一振,你怎么了?”

“……主……”

“?”我什么?审神者没有听清付丧神的话语。

付丧神的脸有些红,也许是热的。审神者这么想着,他也觉得有点热了,大约是因为自己有些烦躁了。

“有话还是说清楚会比较好。”审神者压着心里的那股莫名的感觉,耐着自己有些暴躁的性子劝说着眼前这个付丧神。

但是,似乎没有什么用处。那个付丧神说:“没有什么的,主人没有什么事的话,一期便告退了。”付丧神看起来笑的一如既往,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的紧张。

审神者再也耐不住性子了。“一期一振。”他用上了言灵,“看着我,告诉我你在隐瞒我什么?”

付丧神的身体僵硬了,他在抗拒。得到这一信息的审神者越发的不悦了:“一期一振,别抵抗我,现在,回答我。”

一期一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他的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色彩,审神者倒是没有对这个有什么太多怜爱的感觉,他托起一期一振的下巴,让他们两人可以对视。

审神者稍稍放软了声线:“告诉我。”

一期一振因为审神者的触碰心脏跳动的更加快了,他不由担心审神者会不会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嗯?”审神者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愉悦?

一期一振因为过于担心自己的心跳声而没有注意到自己说出了什么。

“哈哈哈哈……”眼前的审神者笑弯了腰,一期一振有些虚脱的松了口气。

他说:“那么主人,我先告退了。”他刚想走,却被审神者一把抱住了。

审神者感受着怀里人的温度,“好暖啊,一期。”

“唔……”一期一振有些羞耻的闭上眼睛,他不再迷糊的脑子终于知道了自己大约说出了什么。

——“一期一振,心悦于主人。”

“我也是。”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