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砚【高三,集训中】

不是好人。
日常fo主。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风丸一郎太【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专注冷坑30年

【主山伏】被期待着的……

01

日常标题暴露一切。


咔咔咔并没有在这里出现。
又是一个坑

有很多伏笔,不过很明显的_(:з」∠)_
相信聪明的你们应该看得出我想写什么





正文——







“堀川,你的兄弟是个、把怎样的刀?”这天审神者看着自家几乎满了的刀帐这么询问着路过的,正在对和泉守兼定 献殷勤 忙碌的堀川国广。胁差少年停下了手中忙碌的工作,右手食指轻点下巴,做出了思考的样子,“唔......兄弟的话是把很注重锻炼,啊,修行的刀!恩,通俗点就是专业锻炼身体这样的。”然后少年瞧着审神者,眼睛里的热度比得上他看和泉守兼定时的模样了,“大人是想要把兄弟带回来吗?太好了!”

这可把审神者瞧得有些无措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万多场的战绩,确实连一根山伏国广的毛都没瞧见,好吧,这么形容确实不恰当——连山伏国广的标志性笑声都没有听到过!哪怕是远处的也没有听到过一声。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直窝在角落里的山姥切国广也忍不住带着期盼的小心翼翼的如同见到了食物的小奶猫一样看着审神者。
审神者:......

“我......我在锻刀的时候尽力而为。不过出阵时可要靠你们努力去寻找了。”审神者尽量斟酌着用词,还有态度。

两双同一色系的眼睛在同一时间亮了起来。
审神者让堀川国广自行忙碌了,又把忽然兴奋到樱吹雪的山姥切国广送到即将出阵的第一部队去,并且嘱咐着队长山姥切国广,除了他的兄弟以外,谁都不要捡。金发的付丧神自然应允了。


审神者目送着第一部队出发,直到白光将他们笼罩,才收回目光,有些僵硬的俊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的情绪。


然后他打开了审神者专用的论坛,有些期待。输入山伏国广的名字后出现的往往都是抱怨,人总是会对未知的东西好奇,就算审神者是一个老古董也一样。他点进那些帖子一楼一楼的看过去,原本五分的期待变成了八分,他有些迫切的想知道这把所谓的非洲刀长什么样子了。

心动不如行动。

那把刀的样子也没让他失望。审神者是一个推崇力量的人,特指身体上的。虽然自己的本丸里也有一些如同山伏国广这样身材的,但是性格使然,让审神者更加喜欢山伏国广这样直言直语的,因为他自己不喜欢这些弯弯道道的东西。



他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左手托着下巴撑在桌子上,越发期待了。虽然僵硬的脸部肌肉没有将他的期待表现出来。




审神者计算了一下出阵所需要的时间,目测可能需要一整个下午的时间,于是站起了只坐了不到半小时的身体,决定去给可能会在今晚到达本丸的新成员买些东西。
然后他就没有带上任何一位刀剑男士的出门了,不过还好他本人武艺高超不怕意外,不过保险起见长谷部压切坚持让他带上一把防身用的刀。审神者反抗无效。





审神者墨迹的一步步走向万屋,用比散步还要慢的速度。这速度让一些赶时间的审神者们看的手痒。
不过再怎么慢也是能在一小时内到达万屋的,审神者心里嘟囔着哪来的危险,然后一脚踩进了万屋的门槛。然后面无表情的小声惊呼:“呜呼——出新的有意思的东西了啊。”然后旁边的导购小姐礼貌的笑着为审神者介绍着新来的产品:“是的......”

......


谁说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呢,起码没见过啥世面的、有钱人不傻的审神者也买了一些看起来没啥用处的东西,还有不少现在本丸缺少的东西。

或许以后用的上呢——这样的心理可能是大多数人有的,不过审神者买下这些只是单纯的不会拒绝人,尤其是女人。一糙老爷们儿一辈子见过的女人可还没有在万屋里见过的多,大多都是听说的:哪家哪家的小姐长得多好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之类的。恩,侍女之流不算。何况他这样的人一直住在一堆男人里面,就更加没见过女人了,更别说如此繁华的世间。


结账的时候收钱的小姐体贴的给买了许多东西的审神者抹了零头,然后免费提供了送货上门,这让审神者两手空空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了万屋。这回审神者走的倒是没有来时那么慢了,时间已经因为审神者刻意损耗而将近傍晚了。


不出意外的话第一部队应该回来了,希望他们有带回那把太刀吧。审神者有些期待的走上了回本丸的路。


——————
tbc

评论(2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