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砚【高三了你们懂的】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专注冷坑30年
脑洞有毒,就是写不出来
最近总是在删东西

【主宗三】醒醒,别做梦了

跟题目不符。
cp的感觉很弱……对不起【土下座

审神者认为自己在做梦。这样的设定。

注意事项大约是ooc严重,意识流注意。

——————

审神者睁开了眼睛,就这么盯着在黑夜里变得黑漆漆的天花板。他脑子里面正在思考着一些意义不明的东西,就好比本丸的田里种了多少颗庄稼这一类的东西。

审神者就这么睁眼到了天亮。

近侍是宗三左文字。近侍来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叠好了被子端坐着了。

他看着那位听说本应总是忧郁的付丧神温柔笑着的样子,不由在心里感叹到果然是梦啊。

棕红色的瞳孔里流露着宗三左文字所不太理解的情感。作为审神者本应最亲近的刀剑却并不知道审神者的想法,真是失职啊。宗三左文字这么想着,面上却是一派淡然微笑。

近侍不懂,本丸里的刀剑们就更加不懂审神者的心思了,毕竟就连审神者自己也不太懂,他想得太多了,以至于他总是游神于三界之外。

让人感觉捉摸不透。

其实都是错觉。


审神者没有痛觉,所以每次受伤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十分令人担心。

本丸的刀剑们都尽量不让审神者触碰到任何一个带着尖角的东西,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他们不是人。

即使在全本丸的监视下审神者还是总会在哪里碰到了点,易受伤的体质,还好不会痛。审神者这么感慨。



宗三左文字跟老妈子似的,审神者这么对同僚们抱怨自己的初始刀兼近侍:我怀疑我有了一个假的宗三。

同僚:这是在变相的秀吗?好气啊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打?这可不敢,虽然这个审神者力气比一般人大上些,但耐不住身体太差,所以一般都是呆在本丸里的。

免得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其实审神者还是知道点分寸的,他虽然不是很在乎自己这条命不过还是蛮在乎自己这个建立了大半年的本丸的。

即使这只是个梦。

审神者是这么想的。

鬼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反正醒过来以后就会很快忘记自己在梦中做过的一切,倒不如在梦里面好好的大干一场。反正一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展开的。左右肯定伤害不了自己的。



梦里是怎样的呢?

无所不能。

当然也不会有痛觉了。



其实痛感是存在的,但是审神者的潜意识告诉他并不会痛,所以在这样的意识驱使下,他感觉不到疼痛。

理所当然的,这就是个梦,真实的一塌糊涂的梦。

他把一切归功于梦境。

一切异常也归功于梦境。

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感觉到了疼痛。

火辣辣的,仿佛那一小块皮肤被火灼烧一般,久违的疼痛感把他吓懵了。

不过看起来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只有近侍宗三左文字发现了,审神者棕红色的空洞的瞳孔里第一次有了光芒,终于看起来像一个活人了。

“宗三……”审神者眨了眨眼,抱住了那个一直呆在他身边的青年。

温热的感觉透着衣服传递给对方,这个拥抱已经紧的让身体发疼,可是审神者并不想放手。

“第一次发现,”审神者蹭了蹭宗三左文字的颈脖,部分没有被扎好的头发撩的他的脸上发痒:“你是真的。”

听到这样的话的宗三左文字顿住了想要推开审神者手臂的手,细长的手指牢牢的握住了审神者的手臂,让审神者更真切的感受到疼痛感。

审神者低低的笑出了声。

“主殿……”

“我很开心。”审神者打断了宗三左文字的话,他放开了宗三左文字,眼睛亮晶晶的。

“……”简直……

宗三左文字没有找到形容词,然后想到了最近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的话:“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

没了。

别打我,我真写不出了。【你

评论(1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