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砚【高三了你们懂的】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专注冷坑30年
脑洞有毒,就是写不出来
最近总是在删东西

【主一期】手入play(上)

然而没有写完,到时候再补。【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车。

真的,一丢丢,没开起来的车。

本来想开车的结果……

有私设:审神者的灵力可以使刀剑男士发情【。

6.手入play

第一部队在5-4又带回来了一把一期一振。

审神者看着那把还只是刀的一期一振面无表情的把队里的重伤了的一期一振拉去了手入室。

一手牵着一个,虽然左手中的还只是把刀。

审神者看似粗鲁却实际上十分小心的给受了伤的一期一振的本体手入。然后看似不小心的把自己的几根手指划破了。

一期一振本来跪坐的很端正,不敢抬头看审神者所以一直看着自己的本体,在看到那些红色液体流到自己的本体上的时候一阵慌乱,“主人的手……”他把跪坐的姿势改成了跪趴,紧张的握住了审神者的手,想要给他止血。甚至忽略了自己开始发烫的身体。

审神者倒是乐的看一期一振这么紧张的样子。任由他这么抓着自己,稳稳的给自己包扎伤口。

虽然他可以自己用灵力让伤口愈合,不过审神者显然是不会这么干的。

“什么感觉?”审神者居高临下的这么问着一期一振。

握着他的手的男人一愣,“难受。”他抬起头,看着审神者。右手摸向心脏的地方。

“这也是我的感受。”审神者把没有受伤的手放在了一期一振的头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男人无意识的蹭了蹭审神者的手。

“我会,尽量不让自己受伤的。”一期一振这么保证着。

审神者叹了口气,“受伤是免不了的,但是,别再像今天这样。”他的手已经覆在一期一振的脸颊上了。

“好。”

“主人……”一期一振的脸有些发红。

审神者好似没有发现一般的将一期一振本体上的血液摸开。使身前的男人的喉咙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呜咽。

tbc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