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游墨砚【六月只剩脑洞】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不过刀剑一般只写主x刀或刀x婶
更新看心情【 有没有人可以在假期督促我写文啊……
然后欢迎关注_(:з」∠)_

清点欠的文章顺便立flag

首先,是三个天使点的文。
主宗三【不虐审神者】 意思就是说可以虐宗三咯


主一期【有甜有车】
【其实我快开不动车了


主龟【甜饼】
忘记问那个小天使可不可以用我之前那个自设审神者昭了……




你们还记得那个主三日的车吗,它有后续故事。
是的你没看错,一辆小破车居然还有后续……甚至也是车,但是后续车它到了两千多字都还没有做完前戏……我也很崩溃 然后就卡了两个多月


甚至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坑……



真的是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




就算是这样我也要立flag!!!


我28、29号合格考。

五门。

合格几门就点几篇文!!!


啥都给点!!!

就算开不动车我也要开!!!!



好了差不多就这样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厚颜无耻占几个tag
占tag抱歉。

【点文】75fo感谢【已结束】

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就有75fo了,惶恐,害怕【甚至不想点文

应该没啥限定,如果我肝的过来的话都会写。

其实还有好多你们不知道的坑我都没填……【你这人

车最近开不太动,当然也可以点。

天使们你们想看啥。
只要tag里有。

来吧【豪气【bu

如果没评论那就很尴尬了。

占tag抱歉。

想开车的后续【就是不敢发】

嘉九岁太可爱了,想日。
就是我x螺丝的车
我已经把剧情想好了【车要什么剧情【x
可是我怕坐穿牢底……

我还有那么多坑没填【。




来自【六月二十五】的更新。

来了一辆mob嘉
可我不敢发。

【瑞嘉】就是个脑洞

记个脑洞
不知道啥时候写。

阳炎days的设定

恋人前提

先开始的视角是格瑞的,时间差不多是格瑞午睡醒过来,差不多午后一点。【别问我为啥他午睡,剧情需要。】

大概就是两个人约架,还在找地方呢,螺丝死了。仇杀一类。

格瑞懵了。

然后一睁眼,回到了午后一点。

他跑着去找螺丝,被螺丝嘲笑一刻也离不开他。

格瑞提前把螺丝从之前死掉的地方拉走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螺丝又死了。

【别跟我说为啥螺丝那么弱,剧情需要,就当是一些不可抗力的东西。】

然后格瑞又是一睁眼,回到了午后一点。

想方设法甚至直接肛也没办法让螺丝活下来,然后看到了螺丝各种各样的死亡以后的格瑞【眼神死】的推开了刀口/枪口/……下的螺丝。

代替了螺丝的死亡。

然后就是螺丝视角。

跟格瑞视角的差不多,也是无数次的循环,救格瑞无果,他也选择了自己死亡。

然后两个人就是一直循环着互相死亡。

直到,某一个时间节点,两人一同死亡。

循环才终止。

end

同人文的真相

我的天_(:з」∠)_全中
其实我写的超级甜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关于更新时间】

【虽然没什么人看】

文章的话——

一般都是周末更新,如果写的出来的话。

寒暑假啥的看脑洞,毕竟要高三了稍微悠着点……

上面这些是主要更新时间。

偶尔在平时也许会有小段子掉落。

开车……嗯……

差不多就是这些吧。

当然如果我深夜没睡着又思如泉涌手机还有电的话,会有更新。

当然,如果我啥时候写长篇了……
那一定是假的我,如果是真的,那就是我脑子哇哇了。
【其实我真的很希望自己脑子哇哇了

知道吗,其实我还是个画画的。【不知道

但是人体废的想死……
【一条妄图想要学会画画的咸鱼

平时都是课上瞎鸡巴乱画,有可能会画出粮来……

大概就这些吧。

【嗨呀我屁话真多

想了想还是占些tag吧。

不知道想画些什么

有可能会是自己的下一篇文的婶
有可能。
自给自足【。

人体废的不行。

瞎占tag

【主一期】手入play(下)

我写完了,但是没法截图,只能发文字。
不过这个车其实不算车吧……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

前文接早上的那个……

不会做链接所以请自行点我的头像前去观看。

正文——

“唔,主人。”一期一振紧紧握住审神者的手臂,试图让审神者停下来。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已经因为情潮而开始无意识的颤抖。原本跪趴的姿势也渐渐变成了趴在审神者的那只被他紧紧抱着的手臂上了。

审神者试图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不过他太小看发情中的付丧神的力气了。他叹了口气,把一直放在地上的那把刀拿了起来,用刀的刀鞘摩擦着一期一振已经鼓起帐篷的下身。

一期一振一开始并不知道抵在下半身的是什么,他因为这样的刺激而开始发出细碎的呻吟。

审神者笑了笑,用低沉的声音在一期一振耳边说:“睁眼看看,一期。”

“!!”

审神者满意的看着一期一振一脸震惊却还带着情欲的样子。“还要吗?”审神者脸上的笑容危险又迷人。

一期一振知道他是在逗弄自己,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过多的反抗的,至少身体上是不会的。“主人……不……这样啊啊……”他摇着头拒绝着。他因为下身被硬物摩擦而产生快感,更因为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产生快感。这使他渐渐失控。

他忍不住去追求更多的快感。

“口嫌体正直?”审神者的另一只手已经因为一期一振的无力而出来了,他用还有着些许味干涸的血液的手指捏上了一期一振胸前已经挺立起来了的乳尖。

“唔啊……”一期一振把头埋进了审神者的肩膀处。身体的颤抖越发强烈了。

审神者两只手一用力,一期一振的呻吟声忽然拔高了。

“哈啊……哈啊……”一期一振渐渐从高潮的快感中回复了过来。“主人,你的手。”他面露忧色的捧起那只还在他胸前的手,手指上的伤口似乎变大了。审神者却是一脸淡然的用灵力愈合了伤口。

然后一把抱起了一期一振。

“主……主人?!”

“想干你。”

“///!!”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主一期】手入play(上)

然而没有写完,到时候再补。【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车。

真的,一丢丢,没开起来的车。

本来想开车的结果……

有私设:审神者的灵力可以使刀剑男士发情【。

6.手入play

第一部队在5-4又带回来了一把一期一振。

审神者看着那把还只是刀的一期一振面无表情的把队里的重伤了的一期一振拉去了手入室。

一手牵着一个,虽然左手中的还只是把刀。

审神者看似粗鲁却实际上十分小心的给受了伤的一期一振的本体手入。然后看似不小心的把自己的几根手指划破了。

一期一振本来跪坐的很端正,不敢抬头看审神者所以一直看着自己的本体,在看到那些红色液体流到自己的本体上的时候一阵慌乱,“主人的手……”他把跪坐的姿势改成了跪趴,紧张的握住了审神者的手,想要给他止血。甚至忽略了自己开始发烫的身体。

审神者倒是乐的看一期一振这么紧张的样子。任由他这么抓着自己,稳稳的给自己包扎伤口。

虽然他可以自己用灵力让伤口愈合,不过审神者显然是不会这么干的。

“什么感觉?”审神者居高临下的这么问着一期一振。

握着他的手的男人一愣,“难受。”他抬起头,看着审神者。右手摸向心脏的地方。

“这也是我的感受。”审神者把没有受伤的手放在了一期一振的头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男人无意识的蹭了蹭审神者的手。

“我会,尽量不让自己受伤的。”一期一振这么保证着。

审神者叹了口气,“受伤是免不了的,但是,别再像今天这样。”他的手已经覆在一期一振的脸颊上了。

“好。”

“主人……”一期一振的脸有些发红。

审神者好似没有发现一般的将一期一振本体上的血液摸开。使身前的男人的喉咙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呜咽。

tbc

我讨厌城管的概率提高……

敌枪打人超级疼……

我现在都不敢上游戏了,也不想挖地……

我就是个废物了……

_(:з」∠)_

最近刚刚补完了武战道,现在脑子里的脑洞特别大,有点无心刀剑……

嗨呀他们都好棒,暂时还没有把他们世界观融在一起的意思,原因太多了_(:з」∠)_

重置版的真的好精致啊,感觉比现在很多的国漫都好很多,最后的结局有点让我害怕【。
重置版把名字都改的十分高大上,我喜欢XD

想写同人,想污他们,这是我爱♂他们的方式【严肃脸

可是我怕原本的长篇被我写成小短篇……orz

我尽力写他们吧……

好了,现在有两个大坑。
我大约是个废人了。

占tag抱歉

第三把爷爷_(:з」∠)_

说好的很难煅呢

爷爷真爱我_(:з」∠)_
我很开心【。也很惶恐
以及江雪终于来找我了!开心

今天晚上真欧XD

儿童节快乐

六一儿童节快乐!!!
可是没有礼物_(:」∠)_

捞到了_(:з」∠)_
肝疼
好了,接下去的目标是100层

但似乎对100层没啥动力,有点难受

【主龟】昭

主x龟甲贞宗

刚刚听完语音,我想要这个男人他真可爱。

国服啥时候实装啊_(:」∠)_

并不了解他,这个是点文我就不艾特了

困死我了,胡言乱语之作,就当个乐子看过就算了,反正我觉得一股碴子味【心情复杂

私设贼多都差不多可以看成有着同人名字的原创文了……【心情更加复杂了

这个审神者不算正统的审神者,龟甲是他的初始刀,龟甲来自黑暗本丸但是是个白的

是的没错我在搞事情

以下正文——

“德川将军家的刀?”昭看着手中来自政府的资料,微微皱起了眉,仿佛有多困难似的说:“那位将军怎么会有、这样的刀?”这刀明明是我的。

政府人员给出的答案是:“大约是因为他本体上的龟甲吧。”

不是很懂你们日本人。昭这么想着,翻了个白眼,装作自己在看天花板,哦,没有天花板了——前不久刚因为暗堕刀剑的反噬而毁掉了。

“昭大人!”政府人员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大少爷。

昭是他直属上司的上司的空降上司的儿子,唯一的儿子。那位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是时之政府的核心人员,所以可想而知,这位少爷的地位之高。不过正因为地位高,所以干的事情也是比一般人难上许多的。听说昭并不是被娇养着长大的,相反,怎么随意怎么来,导致他直到登上了与他老爹差不多位置的时候也改不掉自己的痞子气。

他也不屑于与日本人一样做出一副谦逊的样子,毕竟他跟他老爹是迁移过来的。

对的,迁徙。原先的地方不能呆了,就跑到别的地方祸害别人了。

但这可不是他要跟周围人学习的理由。

昭摆了摆手,夹着那张纸就走了:“我去这个本丸玩会儿。”徒留着那个政府人员给他登记。

过了段时间,昭带着杀气回来了,带着一把崭新的没有被唤醒过的刀。刀上面有些许多龟甲的纹路。

啪的一声,昭有些泄愤似的把那把刀拍在桌面上,“登记。”

政府人员有些呆滞的做完程序。在昭要把刀带出他的视线之外前出声了:“等等,大人这是要把这把刀带去哪里?!”

“哼,我那里。”昭嗤笑一声,仿佛在嘲笑政府人员的无知。

“???”

“意思是,这把刀,归我了。”话音还没落,昭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留下这个倒霉的政府人员给他收拾烂摊子。

真是不走运啊,小哥。

龟甲贞宗睁开眼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有着一头黑发的男人的背影。

他大约是不被期盼着的吧。

就像在那个本丸里一样。

然后他被现在的主人敲了头,“想啥呢,这么入神。”比他稍微高一点的男人这么漫不经心的问着他,主君,是爱着他的吧?

他无法确定,但还是姿态优雅的介绍着自己。然后他的主君按住了他脖子上的绳索……

“???!!!”龟甲贞宗,第一次与主人会面,给主人留下了一个很奇怪的印象。

他在当天夜里还是对主人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十分在意。龟甲贞宗在想着怎么解释,不过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该怎么睁眼说瞎话?算了,装作无事发生吧。

第一天,就这么在龟甲贞宗有些尴尬的心情中过了。

第二天的早上,他的主君的打招呼的方式十分新颖,他直接脱了他的衣服给他绑了一遍龟甲缚……

龟甲贞宗:我怀疑我有个假的主君……

绑完以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是放置play吗?”龟甲贞宗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这么对主君开着玩笑。然后就被当真了。

龟甲贞宗:……其实,我开玩笑的,你信吗……

一老早的,很冲动的,蠢蠢欲动的。

龟甲贞宗被他认识了不到12小时的主人按在地上摩擦。然后啥都没做。

然后几乎每天早上都是这样的。

龟甲贞宗:我觉得要死刀了,憋死的。

虽然放置play很棒但是!生命在于运动啊主君!!

龟甲贞宗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不远处的昭看了看那把看起来斯斯文文重文缛节的刀,笑了笑。让你忘记我。报复心颇重的流氓这么想着。

昭跟他其实认识蛮久了,不是按人的年龄来说的那种久。

虽然一样的刀有千千万万把,不过昭还是认得出来的,毕竟自己的东西,可是要打好记号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个本丸没办法唤醒他的原因。

真是黑心啊,老流氓。

记忆丢失的原因大约是因为时空乱流。

也是为了龟甲贞宗,昭才愿意迁徙到这么远的时空来。

啥都准备好了,就差那把刀想起来了。

昭几乎是把一辈子,积攒了几百年的耐心都给了他。

偶尔等等,也是可以接受的。

老流氓坐在这个只有两个人或者说一个人一把刀的庭院中,这么想着,喝了口茶。仿佛提前进入了老年一样。他笑了笑自己,把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然后咂了咂嘴,“真苦。”然后回味了一下后面的那股子甜味儿。

那把刀想起来了。

是件好事儿。

跟好事儿相伴而来的是昭受伤了。正好怼上了之前肛过的那个黑暗本丸。

说来也是昭自己的问题,找到小情人了高兴到忘记斩草除根也是厉害了。

现在受了伤,怨得了谁?

昭躺在床上被他老爹冷嘲热讽着,满脸的不以为意,甚至对他老爹说:“说完啦?转身,向前走,出门,右拐。好走不送。”

把他爹气的甩袖就走。

龟甲贞宗在一旁看起来任劳任怨似的跟个小媳妇儿一样。昭知道他心里边儿可是话多着呢。

“好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呢,别憋坏了。”说着甚至还想抬起被绷带缠满的右手想摸摸龟甲贞宗的脸。

就瞅着龟甲贞宗有些哀怨的看着他,昭感觉自己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是被恶心的,就是有种久违的感觉。昭心情有些复杂。伸出的手摸到龟甲贞宗的脸上,他用没有伤口的食指指腹蹭了蹭龟甲贞宗的脖子。用有些宠溺的语气说:“我没事。”

“唉,别别别,眼泪珠子都掉了。”他擦去龟甲贞宗眼角的水渍,“倒也算是因果得福。”

龟甲贞宗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这种因祸得福,倒不如不要。昭看出了他先说啥,先他一步说:“乖。”

整把刀都卸了力气。

修养期间,龟甲贞宗可以说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昭,顺便撩拨一下他,报复一下他之前没有记忆时被欺负的事情。擦枪走火之际,龟甲贞宗都以昭的身体还没好透不能做为由。完全忽视了昭那个危险至极的眼神。

所以修养完以后,龟甲贞宗被昭压着狠狠的干了一晚上。

让你作。

【点文】50fo感谢【已结束】

我记得lof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粉丝到了一定数量就要点文……

【其实我并不想产粮【你闭嘴】

啥都可以写不过仅限一篇【给我条活路吧qaq

然后这里是个国服婶!!!!
不知道日服出了多少刀子的国服婶_(:」∠)_

刀子精内销我暂时做不到_(:з」∠)_所以主x刀子或者刀子x主都可以……只要那把刀子我有【非洲婶汪的一下哭出声】

然后审神者是男是女都可以
脑洞你们有的话一并附上,没有的话我就自己来了_(:з」∠)_

欢迎点文❤❤

好了就这样吧。

最后占tag抱歉。

是的_(:з」∠)_
我爱那些支持我的小天使们!!!
You Know Who:

呜哇,心声( •̥́ ˍ •̀ू )

庆杯:

水游鱼:

快来告诉我泥萌爱我ヾ(o◕∀◕)ノ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压切婶】看着我

cp是hsb

就是一个被hsb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小姑娘喜欢上他了的故事

没有文笔

ooc严重

大约是替身梗【?

以下正文——

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们大约都会有一种憧憬。对于英雄的,帅气的英雄的憧憬。

少女是被压切长谷部从战场捡回来的。

她一个人茫然的站在那个充满着血腥气息的,令人焦躁不安的地方。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家里人都已经死了,那么她呢?她该怎么办?少女沾着血液的秀丽的脸上浮现出了有些扭曲的神情——那是悲伤到了极点却无法哭出来的痛苦。

“啊……”少女因为长时间的逃亡而没有喝过水的干旱到发疼的喉咙里发出破碎的声响。

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有些巨大的,狰狞的怪物举着刀向她砍来。她有些绝望又有些解脱的闭上眼睛。

预感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少女只感觉到了温热的液体溅到她身上的感觉。她睁开了眼睛。

或许是因为在夕阳下,那个男人充满了血腥气息,但却又那么的迷人。

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杀光了那些怪物。直到那个男人收起了他的刀,走到她的面前。少女眨了眨干涩的眼睛。

酸涩间她似乎看到了那个男人露出了一种……随时都会哭出来的表情。

不过一眨眼就消失了,仿佛是错觉一般。

男人说话了,他的声音或许也因为长时间没有进水而有些沙哑:“您没事吧?”

少女注意到了那个称呼。

她张了张嘴,试图说话。

“……没事。”她说了以后自己都被吓到了,这么难听的声音居然是从自己的口中传出的。

“谢谢。”她不得不减少说话的字数,免得再使对方受到听觉上的摧残,也为了让自己的嗓子好受一点。

她不知道自己的那张沾满污渍的苍白的脸上有没有泛起红色,至少她是感觉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烧着。这是不礼貌的。她这么对自己说着。但是克制不住。她只好低头看向自己的脚。

然后她看到了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带着血渍的白手套。伸到了她的视野中。

少女眨了眨眼睛,确认身前的男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忽然咧开嘴笑了笑,这个动作让她的脸部肌肉有些抽痛。她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抬头看向那个逆着光的男人。

他是我的光。少女这么想着。搭上了那人伸出的手。

但是,他到底在看谁?

少女无疑是敏锐的。

这是她在这个本丸的第五天了。

她是中途接手了这个本丸。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回去了。这是那些付丧神们的说辞。

她没有问回到了哪里去。

直觉告诉她,他们没有说真话。至少,一半不是真的。

真真假假的事情她并不太愿意去想太多。

还不如做一个傀儡的好。

所以她选择当做自己看不见听不到,当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名为审神者的角色。少说多听多看。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她一直这么对自己说。

但是喜欢胡思乱想也是女孩子的特权。

那些大抵都是她自己乱想的。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了的:那把名为压切长谷部的刀,似乎在缅怀什么人。

透过她。

这个认知让她浑身发冷。

刺骨的寒冷。

她大约明白了那把刀为什么救她了。

但是,总归是要有些念想的。如果她还想活下去的话。

她想活的。

不管是为了什么。

但是她死在了那个本丸的第四个冬天。

那把她所倾慕的刀杀死的她,但她心甘情愿。

“在我暗堕之前,像之前杀死那个人一样,杀死我吧。”她在暗堕之际这么对她的近侍——压切长谷部说着。

暗堕让她原本秀丽的脸开始变得狰狞,猩红的眼睛里却透露着与往常一模一样的温柔。

她知道压切长谷部自身是无法下手的,但是却可以让他被迫动手。被迫,而非出于本性,是多么的温柔又那么的残忍。

她想要压切长谷部记住她,就算她只是其中之一的。

如同上一任审神者一样,她死在了他的刀下。

这一次,他总算是看着我了。

濒死之际,她模糊的看着压切长谷部,笑了。笑的十分开心,那是她第一次在这个本丸肆意的笑。

压切长谷部是痛苦的,为了她而痛苦的,真好。

她眼前看到了很多很多。

“看着我了吗?”

春天她坐在高大的樱花树上,这么问着压切长谷部。

“是的,主。”

骗人。

她没有说出来,只是对他说:“接住我。”

然后不顾一切的跳了下去。安全落地。

她蹭了蹭近侍的肩膀,有些孩子气的开心。

“真好。”她这么轻轻的说。

“主?”

她留恋了一会儿近侍的怀抱,然后让他放下她。

还有近侍关心她的样子……

虽然这些可能都是因为这张脸的缘故。

但是她却庆幸自己有这样的脸,因为这张脸,她遇到了压切长谷部。

这是爱吗?

对她而言是的。

最后的最后,你看着我了,真好。

她在弥留之际,说:“我……”

压切长谷部俯下身想要听清她在说什么。

不过却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死了。

跟前任审神者一样。

但是他大约可以猜到她想说什么。

这么多年,总该开窍了。

眼泪还是下来了,他擦掉眼泪,站直了身体,说:“我也是。”

然后,暗堕了。

对于他而言,他的主人已经死了。

其实他分的清楚的,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说。

一个不愿意多说,一个不愿意多问。

变成这样也是情有可原。

 ”

少女喝了一口茶,等待着小短刀们回过神。

她听着小短刀们发出的惊呼声,转动着杯子。

乱眨了眨眼睛说:“然后呢?”

她揉了揉乱的头,笑了笑:“一个暗堕,一个死亡。暗堕的结果无非就是那么两个,我也不知道他最后怎么了。”

“好了,故事讲完了。回去睡觉吧,不然你们的一期尼要找我谈人生了。”她挥了挥手,让那个在外面的近侍进来。

小短刀们有些依依不舍的走了。

“主……”付丧神的眼睛里透露着些许的悲凉。

“听到了多少?”她没有抬头看他,只是问。

压切长谷部顿了顿,最终还是如实说:“全部。”

她有些漫不经心的问:“然后?”

回答她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

她有些酸涩的想着,她等了多久。

“现在,你看着的人,是谁?”她稍微推开了他,询问着。

“主……是您。”他那样的恭敬,又是那样的亲近。她信了。

兜兜转转,他还是看着她了。





这是一个写了将近十多天的脑洞,然后本来想要be的结果一个激动到了转世。

审神者是带有记忆的转世,压切长谷部是原来的一把。暗堕了没有错,但是他却是活下来了并又遇到了审神者然后he了。

俗套的故事,文笔也不好,如果喜欢请点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评论一下也好_(:з」∠)_

给你们小❤❤

最后占tag抱歉

测得东西。
第一次用的是圈名。然后心情复杂,虽然这个设定秘制带感……【酸爽
第二次就是那两张有红色印迹的,用的是真名。然后感觉自己很厉害的样子,就是结局……
第三次用的是lof的ID,那个0侦查是什么鬼……
前面两个暗堕的可能性这么高的吗_(:з」∠)_
后面两个结尾都是成了历史老师……我……虽然是蛮喜欢历史的……这个测试我怀疑快成精了【说好的建国以后不许成精呢】
灵力越来越高,然后批数成倍增加。我怀疑有阴谋【没有

这个网站是从桃花那里看到的_(:з」∠)_

卧槽二号机!!!!
然而一号机才19级【你这人
_(:з」∠)_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500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_(:з」∠)_
激动的不行

【同人】等

这是一个在洗澡时想到的脑洞,不会很长。

就是一个等待的故事。

看多了被抛弃的付丧神们,想看看主动放走了付丧神们的审神者在本丸里等待的故事。

没有文笔,ooc严重

以下正文——

樱花开的很好,漂亮的花瓣雨随着风的吹动而缓缓落下。

虽然本丸里一直都是这样的。

站在树下的少女有些歪歪斜斜的带着一个面具,她抬头看着树梢,却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樱花美吗?当然了。天空呢?好看的。对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除了这里少了那些热闹的声音。

以往的本丸可不是这样的。以前的樱花树下会有次郎他们在喝酒,还会有小短刀们玩闹的身影,然后他们的太刀哥哥会很担心……

厨房里,田地里……现在谁都没有了。

明明是她自己放走了他们。

审神者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苦涩的笑。

惋惜着。

惋惜什么?

啊啊,又是一个人。

审神者伸了个懒腰,强打起精神,先去了厨房,她可是一老早就跑到樱花树底下了。

做完早饭,放在以往全是人的地方,轻轻的说:“我开动了。”眼睛莫名酸涩。

早饭是吃的有些痛苦的,鱼刺卡进了喉咙。审神者手忙脚乱的找醋,然后咽了一大口饭。

她拍了拍胸口,舒了口气,“差点以为要死了。”她这么嘲讽着自己。

吃完早饭,她去看了看自己种下的蔬菜。

田地很大,不过种的菜却并不多。还有些地方被种了马草。

“毕竟我只有一个人。”她蹲下身体,摸了摸生长良好的菜叶子。“不过万一有谁回来了的话……”她站起身,摇了摇头。

“唉,一天到晚胡思乱想。”她苦笑着说。

然后她除了些野草,去看了看那些马。

“真是难为你们了。”审神者摸着小云雀的头,又看了看其他的几匹。

然后喂了马草。

“不能上战场很无聊吧?”她一边清理着马窖,一边这么问着。即使不会有谁回答她。

“啊,对不起,忘记了你们不会说话。”审神者有些难过的抱了抱小云雀的脖子。

然后她先去烧水洗了个澡。感叹一下生活的不易。

“啊啊,真是累啊。”洗完澡的审神者又一次这么感叹着。

她的肚子发出了咕噜噜的声响,她揉了揉自己还有些湿的头发。

想了想是吃饭重要还是睡觉重要,还是败给了自己的肚子,就跑去做饭了。

中午她没有烧鱼,早上的教训还不够吗?

又是一句“我开动了”,然后偌大的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动静,就算是发出再大的声响也不会有人对她说,主君,注意仪态,了。

她才不会这么做了,这会显得她很傻,就算这个本丸已经只剩下自己与小云雀它们了。

而且,会更加寂寞的。

“吃饭的时候真痛苦啊。”她一边洗着碗,一边自言自语着。

“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吧。”审神者把洗好的碗放在柜子里,看着阳光这么对自己说着。

她跑去洗衣服了。

“歌仙以前一直用的皂粉在哪里来着?”审神者自己的皂粉已经用完了,她只好去找以前留下来的。

她打开了自己一直不太敢打开的房间门,里面已经因为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所以已经积了一层淡灰。

“如果歌仙还在的话肯定觉得不风雅吧。”她轻轻地笑了出声。心里倒是稍微轻松了一点。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个房间的目的。

东翻西找地总算是找到了……一大箱子的皂粉。

“没想到你原来是这样的歌仙。”审神者抱着一袋子的皂粉一边关门一边吐槽着房间的原主人。

审神者看着随风飘动的洗好了的衣物露出了点笑容,她摘掉了面具,把面具别在腰上,感受着下午的清风。

在审神者的发呆中又度过了一个下午。

“虽然我觉得晚饭吃不吃无所谓……”审神者一边择着菜,一边回想着那个一直在厨房做饭的人说的晚饭也是很必要的之类的话语。

想着想着又笑出了声,不过没多久笑声停下了,转而是一声叹息。

晚饭她做了点清汤面。

草草的吃完收拾完以后,月亮跟星星都出来了。正好是初三左右的日子吧,是一轮新月。

看着月亮,审神者垂下了眼帘,“去睡吧。”她的叹息被夜风吹散了。

又是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一天啊。

审神者给自己的一天下了这么一个定义。

日子一天天的过,审神者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成熟好看的女人。

本丸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其实也不是没人问她为什么不再开一个本丸,如果真的舍不得的话。

她说:我要是走了,他们正好回来了,没看到我怎么办呀?

她等啊等啊。

樱花已经不知道开了多少回了。

今天的审神者也是坐在树下。

已经满是皱纹的脸上也不需要什么面具了。

“已经没有什么人愿意看我这个老人家了。”

分结局一:今生【be注意】

到底,她还是没有等来他们。

迟暮的老人,坐在已经枯萎了的樱花树下,两个老人家都累了。

“老伙计,你困啦。”她背靠着樱花树,看着门口,笑着说,“哈哈哈,我也累啦。”

“一晃眼,过去这么久了。”

“哎呀,感觉我等不下去了。”

“真是过分呀。”

“唉……人真的是老了……”

“老伙计欸……”

“我也是困了啊。”

“就睡一下,就一下。”

“真的。”

“如果他们回来了,就叫我一声。”

“晚安啊,老伙计……”

她在睡眼朦胧之中仿佛看到了曾经的,热闹的景象。

她是笑着睡着的。

樱花树彻底枯萎了。

风把残叶吹到了审神者打开的窗前的书桌上。

书桌上摊开这一本笔记,新开的那一夜有句话写的很大。

——

今生只能到这里了,感谢我曾经遇到过你们。

结局一end

分结局二:来生【he】

其实付丧神们知道,过了这么久了,那个主人一定是死了的。

但是他们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的,回到了那个本丸。

本丸的樱花树已经枯萎了很久了。

樱花树是由审神者的灵力维持生机的。

那位宽容的主君大人,已经离世很久了。

不过他们却忽然都打算留了下来。

然后他们在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间的积灰并不是特别多。他们主君的房间的窗一直开着,不知道为什么,窗前的那本笔记却没有因为风吹雨打而被破坏。

上头的残留的灵力让他们明白了,这是他们的主君所希望让他们看到的最为真挚的感谢与欢迎。

那句不会再被主君笑着说出的欢迎回来,全部被她写进了日记之中。

书桌上的日记堆的很高。

他们大约再也不会离开了。

政府派了个新的审神者过来。

这些付丧神很不满,甚至隐隐约约的有了暗堕的迹象。

不过,在他们看到那位所谓新的审神者的时候,都是忍不住眼泪的样子。

却是把那位新上任的年轻的女审神者吓了一跳。

熟悉的灵力。

就算容貌已经不再相同。

就算过了那么久。

他们也还是认出了他们的主君。

这次的政府,倒是做了件好事。

结局二end

有没有觉得很甜!!!

【主一期】不存在名字。

5.让我们吃点清淡的!

其实是我没有脑洞了。

我们这次不开车【认真脸

就是一个有关一期献身的故事【虽然看起来不像……

虽然献身但是没有车!有的话那也是假车。

【前言不搭后语有】

ooc严重,没有文笔。

小甜饼。

正文——

爱是什么?

一期一振爱他的弟弟们吗?当然了。

那么,他会爱着自己的主人吗?答案未知,但是他知道,若是无关情爱,那么他便是爱着他的主人的。

是的,无关情爱。

一期一振握紧了本体,又一次在心里这么想着。

虽然是这样,但是他在面对主人的时候,属于人类的心脏不停的跳动着,不是为了维持身体的跳动,而是更为剧烈的,仿佛下一刻心脏就会跳跃出胸膛的感觉,尤其是主人触碰到他的时候。

付丧神与审神者……真的可以吗?

一期一振闭上眼睛,感受着风的流动。

若是如同风一般无拘无束……!

不,不对,这样的想法……他猛地睁开眼睛,蜜色的瞳孔中倒映着天空。

可是大不敬啊。

如果……一期一振转过身,走向队伍,结束了这个时长不过几十秒的思索。

“如果……”剩下的细微话语被温柔的风带走了。

一期一振站在审神者的门前,有些踌躇。

“一期?”房里的审神者却是先一步决定了一期一振的去留。

“是的。”一期一振下意识的低头回应他的主人,然后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审神者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脸上带着令人有些心疼的自嘲的青年,审神者看着那个已经跪坐在地板上的青年,给他让了条道:“进来吧。”审神者回到了他的房间里,“把门关上。”

一期一振完成了他的主人的命令,然后在一边待命。不过,明明是自己打算试一试的。

审神者看向那个又一次不自觉走神了的付丧神,微微皱起了在神纸后的眉,开口打断了青年的走神:“一期一振,你怎么了?”

“……主……”

“?”我什么?审神者没有听清付丧神的话语。

付丧神的脸有些红,也许是热的。审神者这么想着,他也觉得有点热了,大约是因为自己有些烦躁了。

“有话还是说清楚会比较好。”审神者压着心里的那股莫名的感觉,耐着自己有些暴躁的性子劝说着眼前这个付丧神。

但是,似乎没有什么用处。那个付丧神说:“没有什么的,主人没有什么事的话,一期便告退了。”付丧神看起来笑的一如既往,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的紧张。

审神者再也耐不住性子了。“一期一振。”他用上了言灵,“看着我,告诉我你在隐瞒我什么?”

付丧神的身体僵硬了,他在抗拒。得到这一信息的审神者越发的不悦了:“一期一振,别抵抗我,现在,回答我。”

一期一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他的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色彩,审神者倒是没有对这个有什么太多怜爱的感觉,他托起一期一振的下巴,让他们两人可以对视。

审神者稍稍放软了声线:“告诉我。”

一期一振因为审神者的触碰心脏跳动的更加快了,他不由担心审神者会不会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嗯?”审神者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愉悦?

一期一振因为过于担心自己的心跳声而没有注意到自己说出了什么。

“哈哈哈哈……”眼前的审神者笑弯了腰,一期一振有些虚脱的松了口气。

他说:“那么主人,我先告退了。”他刚想走,却被审神者一把抱住了。

审神者感受着怀里人的温度,“好暖啊,一期。”

“唔……”一期一振有些羞耻的闭上眼睛,他不再迷糊的脑子终于知道了自己大约说出了什么。

——“一期一振,心悦于主人。”

“我也是。”

【主石】名字什么的随便啦。

接之前的。
很短小_(:з」∠)_



27.今天的审神者有点懵逼。

数学老师都是小婊砸!!!老远就能听到审神者的叫声。

28.因为审神者今天刚刚考了数学。

29.是的,没错。她在考试。

30.审神者为啥要考试呢?因为审神者还没高中毕业。对的,没看错,她还没有高中毕业!

31.未成年有18cm大屌不可以啊。审神者今天也是烦恼着自己不受控制的下半身。

32.审神者:不,我不会切掉的。

身为女孩子却可以艹男孩子,想想都……

33.不等等,刚刚不是还在数学那里吗。差点想开车了。

34.回到之前的话题:数学老师都是小婊砸x3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35.说好的简单呢。

36.石切丸刚好在附近。他表示自己似乎出现了幻听……

37.审神者把之前的话说出来了。啊,可喜可贺。papa你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了吗!

38.主君……声音太大了。

39.审神者:……!!!!

她的内心是这样的:嗯?谁?卧槽papa,我我我刚刚说了什么???现在跟他说我其实是考数学考糊涂了来得及吗?不如直接问papa可不可以来一发?不不不,怎么可以对御神刀做这种事!可是想想就……硬了,要命。papa不会砍了我吧……不,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至少,我我我还没有追到papa呢!!!

40.内心戏很足啊,审神者大人。

41.石切丸:……主君?

42.可惜审神者没听见。


43.审神者:papa我有件事想跟你坦白。

44.石切丸看着审神者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笑出了声。

石切丸:嗯。

45.审神者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的说:papa我垂涎你很久了我想上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46.石切丸:……

被声音吓的有点懵。


47.审神者:对了还有!

石切丸:???

审神者:还有其实我是个扶她。

石切丸:……嗯???


48.嗯,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什么?你们说我没说清楚?

很清楚了啊。


49.你们看,告白有了,坦白也有了。

然后就可以he了。

50.多好。


end

可以凑满50真是太好了。

改天来点小番外,就算正文很短但是我还有好多脑洞所以只能搞点番外了_(:з」∠)_比如小姐姐买什么样的胖次【。

【主石】名字什么的随便啦。

大屌小姐姐注意。【虽然没提到多少

小姐姐身高166。

腿长胸大【脸?不存在的。】

是清水还是车看走向吧。


1.审神者是在4-3捞到的石切丸。

2.那时她家清光也才50级不到,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大太刀,在得到的时候反而没有啥明确感。

3.审神者只觉得有句话说的好呀:玄不救非,肝能改命!古人诚不欺我啊!!!

4.那把大太刀真好看。审神者又一次这么感叹着。

5.就是机动感人。小云雀都成了他的专属坐骑了,还没有不骑马的长谷部快。

6.看着这么高高大大,没想到你居然腿短。审神者瞅着自己唯一的大太刀这么想着。

7.梦幻坐骑长腿部,你值得拥有!审神者把自己脑袋里莫名其妙的东西甩了出去。微笑。对,虽然看不到整张脸但是要有礼貌!

8.尤其对方是石切丸的时候。

9.好的我承认,我喜欢他。审神者这么对着自己的近侍加州清光说。

10.颇有种自暴自弃的感觉。

11.审神者:不,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加州清光:主人,你是人类,不可能……

审神者:人要有梦想!否则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加州清光:……


12.加州清光表示这种审神者犯病的时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13.审神者:难过,想哭。清光你不爱我了。

加州清光:……

14.加州清光:不,别这样,主人你这样有点可怕。

以往的审神者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姿态的。

15.在加州清光的认知里,审神者是一个很彪悍的女人。一般的女孩子温温柔柔文文静静的,多招人疼啊。

16.自家这个怀疑是做了变性手术的。

17.其实加州清光从某种程度上真相了。

18.审神者她,有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她是个有着18cm大屌的女孩子。

是的。


19.说白了就是个扶她。

20.女孩子的裙子底下有什么呢?

审神者:不,我不穿裙子的。

21.今天的我还是觉得石切丸真好看。——审神者的日记必有的话语。

22.哦,还有:今天的我也是想要上♂石切丸的呢:)

23.石切丸今天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从他来到这个本丸以后。

24.大约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他这么想着。

25.改天让笑面青江来看看吧。

26.今天的本丸也很和平。


tbc【大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