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砚【忙到12月底】

杂食
本命ADD,神座出流【我爱他们
日常爬墙
专注冷坑30年
脑洞有毒,就是写不出来
最近总是在删东西

这个是答应壹壹要发的网站,一看就知道里面都是不可描述

主x刀有
刀x婶有
刀x刀有
路人x刀也有

雷萌自取

网址最好用电脑打开

网址:http://kichikuchinko.com/%E5%88%80%E5%89%A3%E4%B9%B1%E8%88%9E/

这个可以当做我这个月的更新了【不要脸】

咳,不就是我吗

沉迷被被,试图搞事的壹壹:

这不就是我嘛23333……

梧桐夜子:

哈哈哈哈哈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150fo点文【已结束】

你们大约是想要我在下半年的时光里一边画画一边肝文吧qaqq
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_(:з」∠)_

两篇,就两篇

新的邪教已经出现

怎么能够停止不前


【怕不是有病】

新的邪教:双安【安迷修x安特】

雷维【雷狮x维德】


估计是最冷的邪教

放个有毒的东西就跑

那个啥,目前已知凹凸大赛年龄最小是安特,它【。】五岁。
目前已知年龄最大是安迷修,十九岁。

然后蜜汁双安【。】




被自己折服。
跑了跑了【。】

看到320的时候我以为可能会是一把四花【并不知道祖宗他锻出来多少时间】,然后!!
呜啊啊啊!!!祖宗啊啊啊!!!【忽然兴奋.jpg】
顺便,这是我第二次锻到320
实不相瞒,我的四花都是捞的【非洲人疲惫的微笑】

等我六图过了我就更新……



好了我6-1卡了一个多月了



那个啥,
喜欢ssss的取关我吧
喜欢唐七的请取关我
因为我讨厌唐七这个厚脸皮的垃圾抄袭者。
谢谢合作。

【主烛】r18本子

就是咪酱的本子,生肉的

当做给壹壹的生日礼物算了 @沉迷被被,试图搞事的壹壹 

爱你哦【你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bpB3r7x 密码: nu94

【金嘉】夏天与冰棍

题目临时起的


我发现我没有写小甜饼的天赋,甜的写不长。


所以很短小,是糖。


ooc严重注意。



 @Arw 记住现在这么甜的我。







——————


夏天的凹凸星可是比某星球的魔都还要炎热的,尤其是嘉德罗斯长待的地方,简直热死个人了。

别人不知道,反正金要热死了。

他正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喘气扇风呢。



空调?不存在的。

可以选择去寒冰湖。

代价就是嘉德罗斯的冷哼以及一两个礼拜的无视。

金心里苦,但是金不说。




其实讲道理,金对于嘉德罗斯吃醋这件事还是蛮喜闻乐见的。

当然了,嘉德罗斯本人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我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介渣渣吃醋。”绝对会说出这个意思的话的。





“……嘉德罗斯。”金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中央耀眼到有些刺眼的太阳,忽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扔掉了手里的扇子,问:“吃冰棍吗?”

被这边的大动作引起了注意的嘉德罗斯勉强分了点心神给金,说了一个字:“吃。”




两根不同颜色的棒冰被拆了开来。

“活过来了——”金大口的咬着已经开始融化了的棒冰,口腔里的冷气从喉咙里窜到了食道,然后到胃里,感觉四肢都短暂的凉快了起来。然后金似乎想到了什么,叼着不到一半的冰棍瞄了眼同样咬着冰棍的嘉德罗斯。

“做什么?”

“那个……”金拿出叼在嘴里的冰棍,请求到:“可以交换一下冰棍吗?”

然后又加上了一句:“你那根好像更好吃。”

'蠢货。'嘉德罗斯撇了撇嘴,咬了口冰,一只手揪着金的衣领,堵上了那张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双唇。

有些甜腻的水果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开来,冰因为口腔里的温度而迅速融化,化成了冰凉的甜甜的液体。金无意识的吞咽着这口冰水。

直到嘉德罗斯放开了他才反应过来。



“这借口连雷德都骗不过去。”嘉德罗斯这么嘲讽着金的拙劣的语言能力。

金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想做了很久的事情被对方抢先了。




两个人后知后觉的同时害羞了起来。

“哼,冰棍都化了。”

“那就……再买两根吧?”

“嗯。”

欠的文的目录

小半年的份都在这里了,给一直关注着我的小天使们比心❤

我会加油肝的。

1.主被被

2.主龟

3.主一期

4.主药

5.主鹤

6.金嘉

7.主兼

8.主咖喱

以上就是产文目录。
产文没有顺序,字数,时间限定,所以……爱你们❤❤❤

风头过了吧。

旧车,装作我更新了。
以及为啥只能十张图啊orz

就四辆ooc巨严重的三轮车。

看完本篇往后翻

我一打开lof就……

??!!百粉了!!!

我本来是想跟你们说说我合格考的……那合格考等下发出来吧。



那个……百粉点文吧。
就……俩……_(:з」∠)_



结束了,谢谢合作!!

我只有这么几把刀,还有上一篇刚刚捞到的俩。

如果我有百粉点文的话只能点他们了,没有的刀我实在没法写,何况我只是个国服婶【屁事儿还多】

乱占tag

这几天一边画速写一边挖地,两边都被我弄的超慢,很难受,然后终于挖到了!!

挖到包丁以后我去开6图,忽然捞到了茶丸!!【忽然兴奋】


六图是个好东西就是枪打人真疼……

给我的债主天使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墨砚我是美术生,今年十二月就要艺考,所以这五个月会特别忙。

我欠的债都会还的,就是特别慢。

如果实在等不起的天使们可以取关。

最后还是一句对不起orz





占tag抱歉

【主宗三】醒醒,别做梦了

跟题目不符。
cp的感觉很弱……对不起【土下座

审神者认为自己在做梦。这样的设定。

注意事项大约是ooc严重,意识流注意。

——————

审神者睁开了眼睛,就这么盯着在黑夜里变得黑漆漆的天花板。他脑子里面正在思考着一些意义不明的东西,就好比本丸的田里种了多少颗庄稼这一类的东西。

审神者就这么睁眼到了天亮。

近侍是宗三左文字。近侍来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叠好了被子端坐着了。

他看着那位听说本应总是忧郁的付丧神温柔笑着的样子,不由在心里感叹到果然是梦啊。

棕红色的瞳孔里流露着宗三左文字所不太理解的情感。作为审神者本应最亲近的刀剑却并不知道审神者的想法,真是失职啊。宗三左文字这么想着,面上却是一派淡然微笑。

近侍不懂,本丸里的刀剑们就更加不懂审神者的心思了,毕竟就连审神者自己也不太懂,他想得太多了,以至于他总是游神于三界之外。

让人感觉捉摸不透。

其实都是错觉。


审神者没有痛觉,所以每次受伤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十分令人担心。

本丸的刀剑们都尽量不让审神者触碰到任何一个带着尖角的东西,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虽然他们不是人。

即使在全本丸的监视下审神者还是总会在哪里碰到了点,易受伤的体质,还好不会痛。审神者这么感慨。



宗三左文字跟老妈子似的,审神者这么对同僚们抱怨自己的初始刀兼近侍:我怀疑我有了一个假的宗三。

同僚:这是在变相的秀吗?好气啊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打?这可不敢,虽然这个审神者力气比一般人大上些,但耐不住身体太差,所以一般都是呆在本丸里的。

免得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

其实审神者还是知道点分寸的,他虽然不是很在乎自己这条命不过还是蛮在乎自己这个建立了大半年的本丸的。

即使这只是个梦。

审神者是这么想的。

鬼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反正醒过来以后就会很快忘记自己在梦中做过的一切,倒不如在梦里面好好的大干一场。反正一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展开的。左右肯定伤害不了自己的。



梦里是怎样的呢?

无所不能。

当然也不会有痛觉了。



其实痛感是存在的,但是审神者的潜意识告诉他并不会痛,所以在这样的意识驱使下,他感觉不到疼痛。

理所当然的,这就是个梦,真实的一塌糊涂的梦。

他把一切归功于梦境。

一切异常也归功于梦境。

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感觉到了疼痛。

火辣辣的,仿佛那一小块皮肤被火灼烧一般,久违的疼痛感把他吓懵了。

不过看起来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只有近侍宗三左文字发现了,审神者棕红色的空洞的瞳孔里第一次有了光芒,终于看起来像一个活人了。

“宗三……”审神者眨了眨眼,抱住了那个一直呆在他身边的青年。

温热的感觉透着衣服传递给对方,这个拥抱已经紧的让身体发疼,可是审神者并不想放手。

“第一次发现,”审神者蹭了蹭宗三左文字的颈脖,部分没有被扎好的头发撩的他的脸上发痒:“你是真的。”

听到这样的话的宗三左文字顿住了想要推开审神者手臂的手,细长的手指牢牢的握住了审神者的手臂,让审神者更真切的感受到疼痛感。

审神者低低的笑出了声。

“主殿……”

“我很开心。”审神者打断了宗三左文字的话,他放开了宗三左文字,眼睛亮晶晶的。

“……”简直……

宗三左文字没有找到形容词,然后想到了最近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的话:“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

——————

没了。

别打我,我真写不出了。【你

【RSADD】谈恋爱的故事-02

两个男孩子谈恋爱的故事
私设巨多
啰哩巴嗦


2.

两个人熟起来相当的快。当然了这只是RS单方面这么认为的。

实际上他对于这位有些瘦的同龄人的认知仅仅达到了他是个科学家似乎在研究着什么的样子。

当然了这是因为ADD不加掩饰。

否则他怎么可能会没啥防备。大约是觉得RS有那么点蠢。

这么说他的话他可是会哭的哦,真gan过de分piao呢liang,ADD。



真正的熟起来——少年科学家所认为的熟,是在ADD彻夜研究的时候,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露肚脐的小子忽然闯了进来,让他睡觉。【ADD语】

科学家怎么可能听他的,脾气本就不是很好的人一下子就怒了:“你凭什么管我?”

不过在RS听来却有一种迷一般微妙的委屈在里头。让本来蛮硬气的人都给软化了。他放缓了声线让他重视自己的身体,还跟ADD举了许多他路过的村庄里那些年轻时不重视自己身体,老了以后一身病的老人的例子。

“啧……”ADD戴上了帽子,掩饰着自己有些发红的脸。

可惜用处不大。

他打断了RS的滔滔不绝:“……我去睡,所以,闭嘴。”

“啊……那么晚安。”

“切……”他瞄了一眼那人的笑容,然后把他轰了出去。在一个人的实验室里评价道:“真傻。”

也不知道是在说谁。

【RSADD】谈恋爱的故事-01

两个16岁的男孩子的恋爱故事。
私设巨多,不管了。
就是不知道啥时候开始。
结果还是没能爆肝,那就一点点来吧。

01.

他们两个的相遇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友好,大概是因为是在危难中的缘故吧。在陌生的环境之中,面对着强大的敌人,背靠着一个不认识的不知是敌是友的人,确实是一个不轻的精神负担。不过尽管如此,他们两个还是选择了联手对抗强敌。

结果自然是胜利了的。

RS对于这个看起来脾气并不很好的同龄人有些好奇,但是残留着的骑士道使他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动作——天知道他有多想戳戳看那个同龄人的左边脸。

那个同龄人似乎是注意到了RS的目光,他皱起了眉头:“你在看些什么?”

“啊哈哈,没什么。”RS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眼神有些飘忽不定,“那个……我是RS,你呢?”

“哦。”他在光屏上点了点,“ADD。”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诶!”RS已经准备好做出不被回答的准备了,所以被ADD的回答惊喜到了。

RS笑开了,他还带着些许稚嫩脸因为笑容而显得有些傻气——这是事后ADD的评价。

当然了,本人是肯定觉得自己很帅的。

先看看这里:

这是辆mob嘉的车!!!

本来想要深夜发的但是群里的太太们强烈要求我现在发_(:з」∠)_

ooc严重注意!!!

低俗注意!!!

不要脸的占tag

【主一期】手入play(下)

我写完了,但是没法截图,只能发文字。
不过这个车其实不算车吧……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

前文接早上的那个……

不会做链接所以请自行点我的头像前去观看。

正文——

“唔,主人。”一期一振紧紧握住审神者的手臂,试图让审神者停下来。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已经因为情潮而开始无意识的颤抖。原本跪趴的姿势也渐渐变成了趴在审神者的那只被他紧紧抱着的手臂上了。

审神者试图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不过他太小看发情中的付丧神的力气了。他叹了口气,把一直放在地上的那把刀拿了起来,用刀的刀鞘摩擦着一期一振已经鼓起帐篷的下身。

一期一振一开始并不知道抵在下半身的是什么,他因为这样的刺激而开始发出细碎的呻吟。

审神者笑了笑,用低沉的声音在一期一振耳边说:“睁眼看看,一期。”

“!!”

审神者满意的看着一期一振一脸震惊却还带着情欲的样子。“还要吗?”审神者脸上的笑容危险又迷人。

一期一振知道他是在逗弄自己,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过多的反抗的,至少身体上是不会的。“主人……不……这样啊啊……”他摇着头拒绝着。他因为下身被硬物摩擦而产生快感,更因为一种奇怪的感觉而产生快感。这使他渐渐失控。

他忍不住去追求更多的快感。

“口嫌体正直?”审神者的另一只手已经因为一期一振的无力而出来了,他用还有着些许味干涸的血液的手指捏上了一期一振胸前已经挺立起来了的乳尖。

“唔啊……”一期一振把头埋进了审神者的肩膀处。身体的颤抖越发强烈了。

审神者两只手一用力,一期一振的呻吟声忽然拔高了。

“哈啊……哈啊……”一期一振渐渐从高潮的快感中回复了过来。“主人,你的手。”他面露忧色的捧起那只还在他胸前的手,手指上的伤口似乎变大了。审神者却是一脸淡然的用灵力愈合了伤口。

然后一把抱起了一期一振。

“主……主人?!”

“想干你。”

“///!!”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主一期】手入play(上)

然而没有写完,到时候再补。【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车。

真的,一丢丢,没开起来的车。

本来想开车的结果……

有私设:审神者的灵力可以使刀剑男士发情【。

6.手入play

第一部队在5-4又带回来了一把一期一振。

审神者看着那把还只是刀的一期一振面无表情的把队里的重伤了的一期一振拉去了手入室。

一手牵着一个,虽然左手中的还只是把刀。

审神者看似粗鲁却实际上十分小心的给受了伤的一期一振的本体手入。然后看似不小心的把自己的几根手指划破了。

一期一振本来跪坐的很端正,不敢抬头看审神者所以一直看着自己的本体,在看到那些红色液体流到自己的本体上的时候一阵慌乱,“主人的手……”他把跪坐的姿势改成了跪趴,紧张的握住了审神者的手,想要给他止血。甚至忽略了自己开始发烫的身体。

审神者倒是乐的看一期一振这么紧张的样子。任由他这么抓着自己,稳稳的给自己包扎伤口。

虽然他可以自己用灵力让伤口愈合,不过审神者显然是不会这么干的。

“什么感觉?”审神者居高临下的这么问着一期一振。

握着他的手的男人一愣,“难受。”他抬起头,看着审神者。右手摸向心脏的地方。

“这也是我的感受。”审神者把没有受伤的手放在了一期一振的头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

男人无意识的蹭了蹭审神者的手。

“我会,尽量不让自己受伤的。”一期一振这么保证着。

审神者叹了口气,“受伤是免不了的,但是,别再像今天这样。”他的手已经覆在一期一振的脸颊上了。

“好。”

“主人……”一期一振的脸有些发红。

审神者好似没有发现一般的将一期一振本体上的血液摸开。使身前的男人的喉咙里发出小猫一样的呜咽。

tbc